• 行業動態

    秉持著堅持品質、責任、精新、執著的理念,致力成為您滿意的合作伙伴,為客戶提供完善的產品和服務。

    營改增可能將延期 中央層面態度似乎更加謹慎
    時間:2015-09-09?? 瀏覽:409次

      作為稅制改革的重要內容,營改增試點(下稱“營改增”)剩余三個行業何時推進成為改革的關鍵一環。按照財政部對營改增開始的進度安排,年內營改增將迎來收官之戰,不過種種跡象顯示,這一安排或將發生變故。

      8月28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向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做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報告時,對營改增中剩余的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三個行業的推進工作用了“適時”來表述,而在6月30日的會議中,樓繼偉曾表態稱,今年將力爭完成營改增。

      事實上,按照國家規劃,營改增初分三步走,即在第三階段(2014~2015年)要完成營改增改革。但從實際推進工作看,從開始“全 面完成”到如今的“力爭全 面完成”,中央層面對營改增的態度似乎更加謹慎。

      記者獲悉,受國地稅人員分配、以及金融業、不動產業和行業抵扣等多個因素影響,原本預期在第四季度將推出剩余三個行業的營改增方案,或將面臨延期的變動。值得注意的是,改革一旦延期,也就意味著營改增在“十二五”期間或將難以收官。

      三大行業啟動或延期

      “中央層面的意愿也是希望‘十二五’能完成營改增的工作,對于剩下的三個行業也在努力落實,目標是爭取全部完成?!币晃唤咏敹愊到y的人士坦言。

      在該人士看來,財政部的態度很積極,不過進入下半年以來,受各種因素影響,政策層面對營改增的定調已經從全 面完成轉向了力爭完成,這種變化在財政部部長的多次匯報工作中已有痕跡。

      多個地方稅務系統內部人士亦向記者表示,有此說法,但至今為止,沒有確切的文件下發。

      6月28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向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作2014年中央決算報告時表示,在推進稅收制度改革方面,今年還將力爭完成營改增,研究提出消費稅改革方案和消費稅暫行條例修訂草案,加快推進資源稅改革。

      8月28日,樓繼偉在匯報今年以來預算工作時表示,要適時將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納入營改增試點,加快稅制改革。

      在此之前,中央對營改增的態度一直是要在“十二五”期間完成。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表示,出于系統考慮,營改增還有“五步曲”。第 一步,2014年繼續實行營改增擴大范圍;第二步,2015年基本實現營改增全覆蓋;第三步,進一步完善增值稅稅制;第四步,完善增值稅中央和地方分配體制;第五步,實行增值稅立法。

      按照國家初規劃,營改增分為三步走:第 一 步,在部分行業部分地區進行營改增試點。第二步,選擇部分行業在全國范圍內進行試點。第三步,在全國范圍內實現營改增,即消滅營業稅。根據進度安排,有望在“十二五”(2011年~2015年)期間完成營改增。

      多位財稅界人士表示,中央層面態度的變化,事實上也為營改增的推遲完成留了一個口子。

      這一說法得到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稅務人員的證實。

      該稅務人員表示,7月份,財政部和稅務總局曾組織專家對營改增推進工作進行研討,當時就感覺政策層面對營改增的推進有所考慮,從樓繼偉下半年來兩次匯報工作看,如果推遲也屬正常?!爱吘故O氯齻€行業的工作相比其他行業要復雜一些,而且人員配備、地方稅收比例劃分等都不是能簡單處理的?!?/p>

      技術環節原因

      記者了解到,營改增有可能在“十二五”期末不能完成也許是受制于多個技術環節。一方面,在建筑業、房地產等領域,抵扣事項的確定尚需時日。如按當前規定,土地購置不能納入成本進行抵扣。另一方面,實施營改增之后,其人力資源的分配也是制約之一。營業稅歸屬地稅,全部營改增后,增值稅將由國稅部門征收,這帶來了較大的工作量。

      此外,公開渠道顯示,營改增完成后,其減稅的規模將是財政很大一個缺口。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曾表示,如果營改增全部到位,減稅規模將達到9000億元。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也曾估算稱,若營改增覆蓋至所有行業且稅率調整完善后,將有9000億元到1萬億元的減稅空間。

      對于全國財政收入來說,這上萬億元的減稅空間意味著什么?

      財政部數據顯示,2014年1~12月,全國一般公共財政收入累計140350億元,其中國內增值稅30850億元,營業稅17782億元,國內消費稅8907億元。如果營改增完成,那么1萬億元的減稅額度占全部財政收入的比例將為7.13%,規模相當于當年消費稅的總和。

      上述財稅人士表示,對于這樣大規模的減少,今后若干年財政收支壓力將進一步加大?!皩ζ髽I來說,減稅有利于提高 效率,但在經濟下行周期,如此大的減稅規模,對財政的壓力還是很大的?!?/p>

      李克強總理在《關于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若干問題》文章中也指出,當前稅改的是擴大營改增,這項改革不只是簡單的稅制轉換,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消除重復征稅,減輕企業負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認為,減稅規模不僅涉及稅率問題,更重要的是要看如何進行抵扣?!皩τ趯嵭懈母锏男袠I本身而言,金融業稅負總體可能不變,生活服務稅負可能有所下降,而房地產業則主要看改革對其下游的影響。因為營改增是既定的稅制完善,是制度的改革,雖然存在財政壓力大的因素,但不會因此而停滯?!?/p>

      在安永的一份報告中,安永大中華區間接稅主管合伙人梁因樂也認為,下一步建筑及房地產業適用稅率為11%,金融業適用稅率為6%,生活服務業適用稅率為6%,在銷項稅和進項稅的具體抵扣環節,三個行業會根據自己特點,進行有效抵扣。而考慮到金融企業分支機構較多,未來,金融業營改增有望在同一省范圍內實行匯總納稅。

      評論稱加稅還是減稅難以抉擇:稅負已接近發達國家

      近日,中金公司發布報告稱,我國宏觀稅負已達37%,與我國所處的發展階段極不相稱,引發社會要求減稅的呼聲,而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則近日撰文稱,減稅很可能使結構調整功虧一簣。

      今年上半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稅收增幅比往年明顯回落,收支缺口不斷加大。這就是目前面臨的財政稅收形勢。一方面,沉重的稅負已經嚴重地影響到經濟的發展,也影響到人們的收入水平和消費能力的提升。另一方面,稅收增幅的回落則使一些支出項目面臨無米下鍋的窘境。加稅,還是減稅,面臨難以抉擇的局面。如果要繼續保持現有支出結構不變,就需要加稅或加大舉債力度;如果要給企業發展和個人消費減負,則無疑應該減稅。

      目前,我國宏觀稅負已經差不多接近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的水平,但是,高稅負卻未帶來高福利,人們能夠享受的福利狀況仍然是相當不盡如人意的。養老、住房、教育、醫療、就業等成為壓在人們頭頂的數座大山。雖然我國也建立了社會保險制度,但是遠未達到能給人們提供安全保障的程度。高稅負如果不能與高福利相對稱相協調,則高稅負就是不正當因而是不必要的。解決的辦法,要么是把福利提上去,要么是把稅負降下來。目前看,提高福利顯然是白日做夢,根本無法達到。比如社保,因為面臨支付壓力,現在想到的點子,都集中于如何把福利降下來,如延期退休、降低待遇等,顯見提高福利水平是根本不可能的。既然提高福利不可能,那么,把稅負降下來就是必然的選擇。

      近十年來,降低稅負的呼聲一直高漲。此前十多年,由于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稅收增長速度一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財政總收入(稅收是其主要構成部分)也快速增長。2000年全國財政總收入1.34萬億元,而2014年達到14.03萬億元,增加近11倍。而2000年全國GDP總值為9.92萬億元,2014年GDP為63.65萬億元,增加6倍多。2000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收入6208元,農村2229元;2014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收入28844元,農村居民人均收入9892元,14年間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增長不到5倍,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增長不到4倍。顯然,在過去的14年中,財政收入的增幅一枝獨秀,遙遙領 先于GDP和城鄉人們收入的增長。在經濟快速發展,財政收入大幅增加的時候,進行減稅,是非常難得的好時機。但是,國家不但并未采納減稅的建議,而且快速增加的財政收入,刺激了政府的支出胃口,養成了大手大腳花錢的積習,大量財政資金被用于用于體現形象和政績之類的不急之務上。減稅失去了機會。

      現在,經濟下滑,財政收入低迷,政府支出壓力加大了,減稅阻力增大了,減稅更難也更迫切了。

      目前反對減稅的理由,在于面對龐大的支出,減稅會造成更為巨大的支出缺口,形成更為巨大的財政赤字,需要舉債以平衡赤字,而目前舉債的空間也縮小了。這當然是一種實際情形。不過,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目前,政府某些巨大的支出,是在往年的基礎上按照慣性形成的,而往年的支出,又是在財政收入大幅增加,政府手頭極為闊綽、財大氣粗的條件下形成的。在財政收入增幅放緩,財力緊張這樣的新形勢下,對這種已經形成的支出慣例重新審視分析,則可以發現,支出結構是可以調整的,有些支出是完全可以進行壓縮甚至取消的。且不說“三公”經費和行政經費都還有壓縮的空間,就是目前的建設財政也需要向公共財政轉型。我們知道,長期以來,我國的財政是建設財政,至今仍然沒有完全轉到公共財政上來,財政支出中有大量資金用于工程建設,用于對競爭性行業的投入,甚至用于與政府職責完全不相干的領域。按照公共財政的要求,政府財政應該從這些領域中退出。公共財政應該為社會提供公共 產品和公共服務,滿足社會的公共需求公共消費,應該以滿足民生需要為著。目前,發達國家用于民生的財政支出比例大多超過財政總支出的一半,而我們則遠遠低于這個比例。

      在財政收入增幅放緩的形勢下,應該調整支出結構,進行財政轉型,實現由建設財政向公共財政的轉變。進行這樣的改革,就可以為減稅騰出空間。在經濟困難形勢下,減稅可以為經濟發展松綁,為個人消費加力,其意義更為巨大。自然,進行這樣的改革,需要壯士斷腕的決心、勇氣和毅力去實現之。如果不進行這樣的改革,如果把前些年財政富裕時期大手大腳的支出結構固定化,形成剛性支出無法改變甚至形成制度不能改變,那么,維持這樣的財政支出,不但缺口很大,需要加大舉債額度以應對之,甚至還需要加稅以應對之,對于社會經濟來說無疑雪上加霜。

      自然,加速財政轉型,壓縮不急之務,調整支出結構,必然是一種利益大調整,如果來自利益集團的反對力量強大而無法進行,或者在短期內無法啟動這樣動作巨大、風險難測的改革,那么,退而求其次,也應該力求保持現狀,既不加稅,也不減稅。如果要加稅,也必須以進行更大的減稅為前提。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中,赫然將資源稅法、房地產稅法、。船舶噸稅法等列入,資源稅、房地產稅和船舶噸稅都屬于新稅,這些新稅如果通過立法,一定會加重宏觀稅負,加大企業和個人的負擔。所以,如果這些稅法要通過,那么,必然應該對現行的一些稅收進行減免,使稅負保持穩定而不是繼續攀升。



  • 一鍵撥號
  • message
    短信咨詢
  • map
    查看地圖
  • 国产精品久久国产三级国电话系列|高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AV|少妇毛片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囯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久免费